国际免费电话:950-4035-1892 (北京时间凌晨1点至中午12点)
美国:626-213-3965 / 626-213-3966(洛杉矶时间早9点至晚6点)

假如

假如

不但历史上的事很难推测,眼前过去的事情也不一定那么一清二楚。今天报道意大利死亡人数超过中国官方公布的数字。湾区地铁乘客大降90%,路上车辆稀少,少有的通行无阻。超巿东西在货架上呆的时间长了,看来囤货的人快买不动了

今天白宫新闻发布会又是川普主唱宣布羟氯喹HCQ德西韦 Remdesivir 治疗新冠肺有希望。据我所知,美国这两药都在中国特别是在武汉进行双盲(三盲)临床对照试验,本来下个月才开盲,但效果特别好的话可以提前。由总统来宣布,而且在这个时候抢先又只字不提中国贡献,表面上看,是美国信不过别人的资证,今天自己人做的RCT有了结果,比如法国一个不到40人的小型试验研究结果显示HCQSARS-cov2感染100%有疗效;深入内心看,川普苦大仇深,又急于改变什么?

假如没有这个新冠病毒,本来躺着都会赢的选举,现在变数大了,记录在案的大砍CDC经费,流行初期轻描淡说疫情,封了中美空中交通,以为城池固若金汤,不料沒有意识形态取向的病毒,真的是主张而且实践人人生而平等,认不得人信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共和党人还是共产党人,从意大利欧洲攻进美国,被背后插了一刀,同等于司令搞错战略防御方向。现在医院缺防护物资,检测药盒,我们医院内传,检测药盒一二天内用尽,而供应商在意大利的疫情中心伦巴底,供应成问题。如果不是所有传染病专家达成共识,说是可能会有一二百万人死亡,川普可能还在梦游,基本浪费了武汉人拼死挡出来的近二个月时间。在这全世界与COVID-19 生死博头的关键时刻,中美两国的头儿如此小儿科,实在不是世界之福。呼吁大家停止争论COVID-19 的家庭姓氏,不要为抗疫节外生枝,集中精力多救几条命。至于病毒源头的理论研究,留给专家们去解决。我相信,人类可以把自己的起源追溯到非洲之角,也应该有能力最终解出病毒出处。

假如武汉当时在发现情况不妙,病毒基因序列都搞清楚的情况下,即在一月初,不隐瞒病情,立即公开疫情,进入全民防疫,能不能把病毒扼杀在武汉地区?从现在意大利,韩国,及中国自己的资料看,回答应该是不可能,因为有太多无症状带毒者。不能脱离当时人们对这个病毒的理解来假设。当时普遍认为是SARS病毒,发病俱传染性,通过发热和上呼吸道感染症状认别患者,隔离患者,会延缓人群发病高峰至春节以后,但肯定不会导致封城。这样的话一定会有成百万的人通过春运,把病毒带到全国全世界,包括美国,引起爆发流行,情况不会比现在好,而因为失去武汉挡毒的时间,情况只会更糟。

假如没有武汉封城,因为春运,全中国全世界会几乎同时爆发疫情,这个大概不会有人异议。但武汉不会有这么大的损失。封城之后,应该有配套措施,包括市最高领导出面宣布决定,公布细节,戒严或类似戒严控制人群流动措施,明令宣布病情严重到呼吸困难的地步才能看急诊,才有可能住院,尽可能清空医院,并且组织供应维持居民基本生活,等等。因为沒有这样做,引发恐慌,大量人群涌入医院急诊科,造成严重的交叉感染,引发武汉疫情的第二个高峰,彻底冲垮武汉医疗救治体系。

假如没有当机立断组织全国支援武汉,后果不堪设想。不管怎么说,武汉的牺牲给全国全世界争取了时间,利好这个时间的中国除湖北以外的各省市很快控制了疫情,而世界各国却不都是这么幸运。现疫情流行中心在欧洲,特别是意大利惨了。问题是谁来支援意大利,这个事情恐怕应该联合国WHO出面组织,那怕开几艘医院船舰也能凑出几千床位吧!美国也没有用好这个时间,总统为了不影响经济不影响选情,随意对待疫情威胁,所犯的错误与武汉湖北头儿同性质 。

假如美国总统不是川普,或者川普没有犯上述错误,美国情况会不会好很多。我认为不会。美国人民整天嚷嚷历害,但不出珍珠港那样的事件不会掁作起来。一旦掁作起来,力量无穷。美国现在已经动了起来,又发现有效药物,这场抗疫的结果,应无意外。因为健全的法制体系,发达的媒体,设置合理的防疫体系,先进的医院和基层卫生服务网络,强大的社会组织,联邦和州分治体系等,决定了不会错得离谱,而且纠错能力超强。治理最好的国家,有没有总统都能良好运作;其次是在强力领导下能够运行良好的;差的国家有没有强人都搞不好。我们在医院工作,根本不知道头儿是谁,好像有没有都无所谓,都能平稳运行,当然这可能是我的錯觉。但是,体系建设最重要。美国的优点,特别是媒体人的专业水平,基层医疗网等,值得好好学习。我们医院诊所,现在风平浪静,不但COVID-19没有踪迹,连平时多见的流感等也少了很多。原来这个季节每天门诊都会看几个上呼吸道感染病人,这一周已经过了4天,一个没有。我想因为居家隔离,普通感冒少了很多。顺便报告,我收的第一例新冠肺病人今天撤管,核酸检测二次阴性,解除隔离,通过吞咽功能测试,开始进食。问题仍然不少,但大有希望了

假如违反SIP shelter in place) 有没有处罚。这个还真不知道。但有一个说法,如果没有原因乱逛,叫做 quarantine shame , 当事人自己应该感到羞耻。美国社会是一个高度自律的社会。

假如证实有效治疗方法而且药品供应有保障,开放封城条件就成熟了。昨天文中说开放50岁以下人群隔离检疫措施,其中风险无疑是,尽管少见,还是有重症和死亡病例年轻的性命,损失任何一个对一个家庭都会是不可承受之痛,所以要慎重,有必要把所有年轻病例伃细分析,看看能不能找出危险因素,对羟氯喹HCQ等是否真的100%有效。如是,这些年龄群体应该完全放开。这些群体一旦感染获得免疫力,免疫屏障形成,COVID-19就不是大威胁了。

前面有文报告我在诊所建立一套程序,在诊所停车场而不是在诊所内为怀疑患者釆标本,以减少感染机会。现在翻译英文,欢迎转发

Procedure for collecting COVID-19 specimen from a patient in car (Drive through)
1, phone interview: be sure patient is not sob or severely sick, for those should be referred to the  ER.
2, Wear N95, gown, eye/face shield , cover hair and double glove
3  Second person (MA) rolls the red biohazard bin out to side walk. MA should have surgical mask or N95 mask  on and gloves and have one clean sample bag in which the specimen will be placed.
3. Tell pt to park at far away corner in parking lot, window open
4.  Stay 8 feet away to interview pt, instruct pt prepare to cover with tissue or cloth if they can not control sneezing. Be sure to know wind direction. Be sure stand on upper wind side.
6.  Check the patient"s  pulse, be sure not tachy, which suggest they may have fever
7.  Do NP swab, which is uncomfortable and may risk trigger sneezing.
8.  Walk away from pt"s car , put swab to sample tube (Universal Transport medium) , cover it.
Say good bye to the patient. Let them know is will take 3-4 days to obtain results.
9.  Walk towards second person (MA) and drop the specimen into clean biohazard specimen bag. The MA is holding open the clean bag. MA to close bad and take specimen bag to freezer, ensure proper labeling.
10.  take off gown, outmost gloves, roll it outside in carefully, deposit to red bin, then take off  eye shield, then N95 (some suggest put triple gloves, remove 2nd layer glover before remove N95).
11.  roll red bin back to the office and  wash hands.
假如您的诊所有患者需要检测,而又不是在雨雪天气,这套程序或许能减少感染机会。

作者简介:张文刚, 医学博士19781985重庆医学院医疗系学习,硕士。1985-1988四川医学院附属医院讲师,1988-1996年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博后,助理研究员。1996-1999年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中心内科住院医师。1999年至今美国加州行医。

原创)全球顶级医生协会 张文刚医学博士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简介:全球顶级医生协会(Global Top Doctors Association是美国加州政府正式注册的联邦政府批准的一个非营利性,非宗教,非政治性国际社会组织,总部位于洛杉矶。全球顶级医生协会为中西方医学和精神专业人士的科学研究创造更有利的环境,为他们提供机会在社区,全国以及全球服务人群,满足民众的身体与精神健康需求。

Comments are closed.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